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乳科男医生

2020-06-03 00:57:13


【内容简介】妇女专科医院的乳房门诊坐着个男大夫,工作之余得窥伺美色,确实香艳无比,当一个女人脱下衣服躺在面前的时侯,到底做何感想?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周平川进入乳房科门诊,从此掉入香艳的泥潭,众多女子扑面而来。医乳圣手,施药怪杰,中西合壁,乳病克星。当他的手开始检查的时侯,心里想的真的只是治病救人么?


正文 第1章 乳腺科里的男医生
  乱,真乱!
  怪,真怪!
  周平川,一个体健貌端的须眉男子,坐在了慈仁女性专科医院的乳腺门诊2室。
  慈仁女性专科医院的乳腺门诊,民众有一个通俗的称呼:乳科门诊。这个俗称着实易懂,而且上口,还有些意淫,很让人接受,慈仁的人也跟着这样叫了。乳科门诊里有了个男医生,这绝对是前所未有!这不仅是一个特大新闻,更是一个奇闻!
  妇科有男医生,并不奇怪,古已有之。更何况现在社会已经开放了,再小的医院也会有一两个男大夫,大一些的医院就更不必说。但是,不管是在大医院还是小医院,妇科男医生都是在妇外,他们的工作就是上手术台,而绝不是去坐门诊!
  按贯例,分配新人应该是医务处通知主任来领人,而不是医务处直截把人带过来。
  可是,医务处的赵干事不仅把人直截带过来,还直截安排进诊室,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呀!
  让我带徒弟,也得和我商良,就这么敢不打招呼,直截给的发过来,真是太拿我不当回事儿了!
  孙淑芳瞪起眼,要发作。
  面对全院尽人皆知的“妇疯”孙淑芳,医务处的赵干事也不含糊,她指着身后的大小伙子,直截了当地告诉孙淑芳:“周平川,新分来的大学生,医科大毕业的,是来工作的,有处方权!”
  “这是院长特批的。”
  见孙淑芳又要发作,医务处的赵干事把更重的话砸过来。
  院长特批!孙淑芳没话了,就剩下眨巴眼睛了。
  要说,医务处的人还真厉害,不光会仗势欺人,还真有丰富的斗争经验,只一个回合,就把全院闻名的人物给拿下了。
  见孙淑芳被压住,医务处的赵干事转身对周平川说:“这是孙大夫。小周,你就先在这里工作吧,有什么事情随时找我。我个人给你个建议,还是认真考虑一下院长的意见。”
  “谢谢您赵老师,我会考虑的。”
  周平川客气地说。
  “好,我先走了。”
  医务处的赵干事对周平川说完,也不理孙淑芳,径直走了。
  “孙老师,我坐哪里?”
  送医务处的人出门后,周平川客气地问。
  “你别叫我老师,我不是你的老师。你爱坐哪儿,你就坐哪儿。”
  孙淑芳可找到机会说话了,刚才差点儿没把她憋死。
  孙淑芳孙大夫的话可真冲,炒豆般噼里啪啦的一通撞过来,周平川没想到,更没有防备,一下被顶出了一个大红脸儿。
  周平川尴尬地楞在了诊室的中间。
  这间诊室不算太大,窗户下头对头地放了两张写字台,靠门边有一张诊床,诊床的对面靠墙有一个洗手盆。孙淑芳正坐在洗手盆一侧的写字台前。孙淑芳的座位侧对着房门,她只要一侧脸儿,就能看到门外。
  周平川定了定神儿,看了一眼孙淑芳,没再说话,默默地走到了她对面坐下。
  “孙老师,你看……”
  周平川觉得这样不好,还是想跟孙淑芳交流一下。
  “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不是你的老师,你别叫我老师!”
  孙淑芳的话再次横着就过来了,一下子就又把周平川给堵回去了。
  “孙大夫,您看……”
  这回周平川有准备了,没被孙淑芳的话给噎着,他只是略作了停顿,然后还要接着说。
  “你别理我,也别和我说什么,你有处方权,是来这里工作的,做好你的事就行了,当好你的大夫,看好你的病人,别的,什么都别说。”
  孙淑芳一口气说下来。
  “孙大夫,有什么事你明说,有意见你就提,别这样。”
  周平川也不大乐意了,这个人,怎么这么各色?肝火真够旺的。
  “哪样呵?我应该哪样呵?告诉你,这是我的诊室,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哪样呵?你要是看不惯,可以找院长去,让她给你开个单间。你不是有路子吗?院长不是能给你特批吗?让她再特批一回呀。”
  孙淑芳见周平川要急,反倒没了那么大的怒气,而是拿腔做调、阴狠阴狠地说。
  当然,尽管孙淑芳孙大夫第一次和周平川见面,就向他展示了这么个嘴脸,可周平川还是拿她当同事,并没与她针锋相对。
  无法交流,乳科门诊2室里,尴尬地平静了。
  分诊的护士打破了平静,她抱着几份病历推门进来了。
  分诊护士把病历放到了两张桌子中间,看了周平川一眼,终于没忍住,乐出声来。
  自打医务处的赵干事领着周平川一进来,她就乐了,不是她爱笑,是她觉得可笑:乳科门诊怎么来了个未婚的大小伙子?来这儿瞧病的病人,生病的部位都在乳房,他怎么给人家看呵。


正文 第2章 女病人要脱衣服
  抱着病历进屋前,分诊护士把自己的情绪调整好,不再笑了。可是,一眼看见一脸学生气,在桌前正襟危坐的周平川,她又忍不住地笑了。
  分诊护士也是护校毕业的,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又工作了许多年,克制情绪这些基本素养早就修炼得很好了。再说,像她这样有资历的老护士,什么没见过呀,绝不会大惊小怪的。可是,不知道是怎么的,她一见到周平川,就是忍不住,就是想笑。
  周平川没明白分诊护士笑什么,是我这身白大褂?是,这身白大褂是有些不合身,大了点儿,穿上它就跟穿上件袍子似的,看上去是有些滑稽,应该笑一笑。
  可是,分诊护士的笑,再次激起了孙淑芳孙大夫的怒火:有什么呀,怎么谁都喜欢?这样的人,也能当好医生?鬼才信呢。想招惹女人,你来错地方了!
  孙淑芳拿起最上边的病历,一侧脸儿,冲门口叫号。因为带着怒气,孙淑芳叫号的的声音,格外刺耳。
  周平川皱了一下眉,也拿起了一份病历。
  “周大夫,请你出去一下,我要为病人检查。”
  孙淑芳突然发难了。
  周平川愕然地抬起了头。
  “请你出去!”
  孙淑芳见周平川没动,提高了声调,又说了一遍。
  “请问,为什么?”
  周平川真有些急了。
  “你在这儿,病人不好意思脱衣服。”
  孙淑芳理直气壮地说。
  脱衣服?周平川转眼去看待诊的病人。
  待诊的病人是个三十出头的妇女,模样还算周正,不知道是因为真的不好意思,还是因为孙大夫这样说话让她难堪,反正她的脸,通红。
  周平川看了看红着脸的待诊者,又看了孙淑芳一眼,没说什么,放下病历,出去了。
  乳科门诊2室门外边是候诊厅,厅里的一排排长椅上坐满待诊的人。
  站在乳腺门诊2室的门外,周平川楞了一会儿,便向分诊台走去。
  走到分诊台前,周平川顺手拿起一份病历,抽出来,靠着分诊台看起来。
  “来,到里边来。”
  刚才给周平川屋里送病历的分诊护士,笑吟吟地招呼周平川到分诊台里边去。
  分诊护士三十出头,因长期在医院工作,脸色苍白。虽然脸色不太好,但是脸上的一团和气,让她看上去还是不那么板。她直起身,视线越过分诊台,看了一眼待诊的人群后,招唤周平川。
  分诊护士坐的分诊台有些像实验台,前边高出一块,这高出的一块,正好把坐在里面的人挡住,分隔出了一个姓间。病历就放在高出的这一块上。
  周平川见分诊护士很和蔼,便礼貌地点了点头,从另一端绕进去,坐在了分诊护士身边。他们坐的是一条有靠背的候诊椅。
  “你怎么出来?”
  等周平川坐定,分诊护士没有笑,而是诧异地小声问。
  “让孙老师给轰出来了。”
  周平川的话音里充满了郁闷。
  “为什么?你怎么惹着她啦?”
  分诊护士更不明白了,他进去连半个小时都不到,怎么就招惹了孙大夫。她正视着周平川,脸上疑惑的神情更重了。
  “她说她要给病人检查,我在边上病人脱衣服不方便。”
  周平川无奈地说。
  “扑哧”分诊护士一听周平川这么说,忍不住又笑了,而且因为要用力压住笑声,分诊护士几乎憋得接不上气了。
  看到分诊护士这样笑自己,周平川真有些恼了,板起了脸。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笑话你。真的。”
  分诊护士一看周平川生气了,赶紧边尽力止住笑,边道歉。
  周平川没说话,郁闷地低下头。
  “别生气,孙大夫是太过分了。不过,从我到这里来,就没见过这里有过男大夫,她可能是接受不了。”
  分诊护士继续解释说。
  “她没见过的多了,我还没见过她这样的呢。是大夫不是?”
  周平川恼怒地说。
  “别生气,要不我去跟她说说。哪能这样带徒弟。”
  分诊护士见周平川真的恼了,而且他说的也有道理,孙淑芳做事确实太过分了。
  “谁给她当徒弟,院长给我处方权了。我到这里来是坐诊的。”
  周平川更生气了。
  “呵?你有处方权?那就是她的不对了。这么多病人等着呢,她怎么能这样?这里又不是她们家的,想轰谁就轰谁!我找她去。”
  分诊护士也生气,站起身就要进去。
  “别!”
  周平川伸手拉住了分诊护士。
  “怎么了?你怕她了?”
  分诊护士反问周平川。
  “不是,我刚来,不想……再说,我不想牵累你。”
  周平川解释道。
  “不怕。她得讲理。”
  分诊护士还要去。
  “算了,我还是先在这里看看病历,熟悉一下情况。”
  周平川再次拉住分诊护士的衣袖,坚决不让她去。
  “也好,主任这会儿没在,等主任回了,我替你去找主任。”
  分诊护士见周平川拦得挺坚决,想了想说。
  “谢了。”
  周平川带着感激说。
  “不用。”
  分诊护士看了一眼2室的门,坐下了。
  一时无语。
  周平川低头看病历。分诊护士愣了一会儿,站起身,去各诊室巡视。
  “你怎么称呼?看这个吧,她们刚看完的。”
  巡视回来的分诊护士,把几份刚收回来的病历递给周平川。
  “周平川。”
  周平川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这么巧?我也姓周。”
  分诊护士兴奋地说。


正文 第3章 活泼的小护士
  “真的?你的名字是……”
  周平川也高兴地问。
  “周谢燕。”
  分诊护士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旧时王谢堂前燕?”
  周平川试着问。
  “你真聪明,就是这个意思。”
  周谢燕高兴地说。
  “真是好名字。你的家学一定很深。”
  周平川兴致更高了。
  “也不是,我母亲喜欢诗词。”
  周谢燕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我还真没有遇上几个能看懂我的名字的人,都说是谢燕子报春。傻不傻。你也喜欢诗词?”
  周谢燕又反问。
  “不是,上学时候背过。”
  周平川嘿嘿一笑,有点不好意思说。
  “你这家伙,还挺机灵。”
  周谢燕知道了,周平川是抖机灵,耍小聪明,但是能正确说出自己名字的含意,她是还很喜欢,所以她还是夸了他。
  周平川被周谢燕一夸,更不好意思了。
  不好意思的周平川低下头,继续看病历,周谢燕却在认真仔细地看周平川。看着看着,周谢燕的眼神里便生出些许柔情来。
  “咦?这是谁呀?”
  周平川抬起头循声望去,一个张五官精致的女人脸出现在他和周谢燕的上方。
  这女人没有严格着装,只穿着白大褂,没戴帽子,她的头发只是随便地在脑后扎了个马尾巴。环抱着双臂放在胸前,趴在分诊台上,好奇地看着周平川。
  “呵,我们这里新来的大夫。”
  周谢燕回答了这个人的问话。
  “你又和我瞎逗是不是?”
  那人不满地说。
  “我就是新来的大夫,我叫周平川。”
  周平川一本正经地说。
  “真的?你们主任闹什么妖,怎么找了个小书生来坐门诊?”
  那女人想不明白了,把脸转向周谢燕,探问地说。
  “郑丽,不许胡说。她叫郑丽,病案室的。她是来收病历的。”
  周谢燕先制止郑丽,边给周平川介绍。
  “谁胡说?多标致的小书生呀!他要是在这坐两天,你们这儿的看病的还不得挤满了。是不是?”
  郑丽跟本不听周谢燕的,又偏回脸看着周平川,往痛快里说。
  郑丽的这番话,让周平川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哎哎,别犯二百五。瞎说什么!”
  周谢燕见周平川不适应,一副窘态,便赶快拦住。
  “哟,你是动心啦,还是心疼啦?”
  郑丽一脸坏笑,隔着分诊台,往前努力地伸着头,凑近周谢燕说。
  “说你二百五,你就犯疯。不许胡说,这是我弟弟。”
  周谢燕伸出食指,点了一下郑丽的脑门儿,真事似地说。
  “哟,这就成弟弟啦?你动手够快的。”
  郑丽依躲闪了一下,嘴上旧不依不饶,脸上满是坏笑。
  “你这死东西,拿着,快走。”
  见郑丽的嘴越说越没有把门儿的,周谢燕赶紧从分诊台后边出来,拿起医生看完的病历,塞在郑丽怀里,并把她往楼梯口推。
  随然他们说得很热闹,可是声音不大,并没引起候诊病人的注意。
  “别赶我走,我还没和咱弟弟认识呢。小弟弟,我是她妹妹,你看咱姐多不讲理,你也不管管她!”
  郑丽反抗着,不想走。
  “快走,我弟弟今天不高兴,想认识,以后再说。”
  周谢燕边继续推郑丽边说。
  听周谢燕这么说,郑丽的反抗不那么坚决了。
  这时,她们俩人的拉扯引起了病人的注意。
  “别闹了,病人都看着呢。这月的奖金不想要了?快走。”
  周谢燕边说,边继续推。
  听周谢燕这样说,郑丽扫了一眼候诊的病人,不再挣扎了。可她还是不动身。
  “快走!别招事儿行不行?”
  周谢燕拉下了脸。
  在周谢燕的催促下,郑丽最终嘟囔着走了。
  “不许生气呵。她是我的朋友,喜欢开玩笑,说话有口无心,可是没坏心眼儿。”
  回到坐位,周谢燕红着脸,对周平川说。
  “我没那么小气。你们这里的人真有意思。”
  周平川虽然让郑丽给弄了个大红脸,但是,他还真没生气。
  “怎么呢?”
  周谢燕问。
  “我在人民医院实习,那里的人都拿着劲,特别是护士,可严肃了,就像老电影里的那种英国女人。”
  周平川怕周谢燕不明白,在脸上做出了那种严肃、僵硬的表情。
  “那都是制度管的。不过,人家那里是大医院,有规矩。”
  周谢燕明白了。
  “我一直不习惯,我喜欢开朗的人,就像郑丽这样的。”
  周平川很认真地说。
  “他们那样没坏处,能唬住他们。”
  周谢燕靠周平川,压低声音,隔着分诊台,指一指外边候诊的病人说。
  周平川抬起身向外边看了看,见病人中已经有人等得不耐烦了,站起来往诊室的门口凑,把门都堵严实了。
  “你也不去管管,这还怎么看病?”
  周平川见这情景,便对周谢燕说。
  “成天都是这样,你去管一下试试。”
  周谢燕说。
  “去就去。”
  周平川颇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起身就过去。
  周谢燕没想到周平川说做就做,想阻拦的时候,周平川已经动身了。周谢燕只能做好准备,准备救他。这帮病人可不是善茬,跟她们说话,轻了不是,重了不是,管她们,十有八九得吵起来。
  “请大家回去坐好。你们这样围着,里面容易分神,看的更慢。你们坐在椅子上想一想自己怎么不舒服,轮到你进去的时候,一定要说清楚。这样对大夫看病会有帮助的。”
  周平川边说,边指挥堵住门口的患者回到座位上。
  病人还真给他面子,纷纷回到座位上去了。
  “你还真有两下子,她们还真听你的。”
  等周平川回到来,周谢燕夸赞道。
  “怎么样,没给你丢脸吧?”
  周平川笑嘻嘻地说。
  “嗯,不错,挺专业的。哎,你刚才说,你喜欢郑丽这样的人?”
  周谢燕把刚才的话又接上了。
  “对。她这样的人,没坏心眼。虽然嘴上没把门的,可绝没恶意。是不是?”
  周平川坦诚地说。
  “嘿,你这个小家伙,还挺有见识。”
  周谢燕情不自禁地夸了周平川一句。
  “比较。两边的人我都见过了,一比较,就明白了。”
  周平川得意地说道。
  “嗯,看出来了,你是真聪明。喝水吗?”
  周谢燕边再次夸周平川,然后随口问。
  周谢燕有些口渴了,她想喝水了。
  “喝。”
  周平川还真感觉有些渴了。
  “拿杯子去。”
  周谢燕边说边打开分诊台底下的柜门,拿出一个暖瓶。
  “杯子在哪儿?”
  周平川问。
  “你自己的杯子,问我?”
  周谢燕奇怪的问。
  “这儿没有一次性的杯子?我没有杯子。”
  周平川看着周谢燕,傻傻地说。
  “这儿有一次性杯子,不过不是喝水用的,是接尿用的,是化验室放这儿的一次性尿杯,你用吗?你呀,真是让大医院给惯坏了。”
  周谢燕哭笑不得地说。
  “那,怎么办呀?”
  周平川还是傻傻的不知所措。
  “喝我的吧。”
  周谢燕只好把自己的杯子递给他。
  周平川真渴了,拿起杯子一通猛喝。
  杯子干了,周平川舒服地长出了一口气。
  “都喝了?也没给我剩点儿?”
  周谢燕看着周平川,就像看自己不懂事儿的弟弟。
  “呀,忘给你剩了。”
  周平川脸红了。
  “我也渴了,怎么呀?”
  周谢燕故意刁难周平川。
  “我给你倒。”
  周平川低下身,拿出暖瓶,把水倒上满。
  “这么烫,我怎么喝呀?”
  周谢燕拿出不高兴的劲儿。
  周平川不知所措,尴尬地看着周谢燕。
  看着周平川又是一副傻傻的样子,周谢燕装不下去了,又乐了。
  “也不说谢谢我。”
  周谢燕边笑边说。
  “谢谢大姐。”
  周平川不好意思地说。
  “你叫我什么?大姐?你就这样叫我?”
  周谢燕这回真是不高兴了。
  “嗯,谢谢姐姐。”
  周平川不好意思地说。
  “这还差不多。再叫一声。”
  周谢燕故意逗周平川。
  “姐。”
  周平川叫了一声。
  周谢燕没想到周平川真叫,没有准备,让他叫得有点晕。
  “怎么不答应?我白叫了?”
  见周谢燕不知所措,周平川来劲了。
  “你这小坏孩儿,敢耍我!”
  周谢燕做发怒状,并扬起巴掌来。
  “没有,没有。”
  周平川坏笑着说。
  “再叫我一声。”
  周谢燕仍举着手,威胁着说。
  “姐。”
  周平川认真地叫了一声。
  “哎!”
  这回周谢燕有准备了,放下手,轻声地应了一声。


正文 第4章 这有我的口红印儿
  “小弟弟,姐姐给你送饭来啦。”
  郑丽在乳科门诊2室的门口,向里边的周平川招手,把他叫出来后,对他说。
  屋里,孙淑芳正躺在诊床上睡觉。
  “周老师呢?”
  周平川见周谢燕没在,便问。
  “你现在也是大夫,不是学生了,别总是叫老师。别明天把他们叫顺了,再改不过来,那样你可就惨了。”
  郑丽教训着说。
  刚才吃饭的时候,郑丽已经从周谢燕那里知道了周平川的一些情况,比如,他有处方权。
  “怎么惨了?”
  周平川上心地问。
  “他们习惯把你当学生,指使你这么着,那么着,然后再教你这样做,那样做,还成天小周小周地不停地叫,烦死人!等你有了成绩,他们还都给安到自己头上,你受得了吗?”
  郑丽难得认真地问。
  “对,你说的对,我听你的。”
  周不川诚恳地说。
  “怎么谢我呀?”
  郑丽边把周平川带进治疗室边问。
  治疗室也归周谢燕,一些乳外的小事,如拆个线,换个药什么的,都是在这里由周谢燕处理。
  “你说吧。”
  周平川平静地看着郑丽。
  “就叫声姐吧。”
  郑丽大大咧咧地说。
  “郑丽姐。”
  周平川叫了。
  有了刚才和周谢燕的实践,周平川算是过了叫姐姐这一关。
  “不好听,再叫。”
  郑丽觉得周平川在应付差事。
  “丽姐。”
  周平川又叫了一声。
  周平川叫过之后,面带微笑地看着郑丽。他想看看自己这样叫,郑丽会有什么反应。
  “哎!还是我弟弟会叫人。”
  郑丽以为周平川会叫她“郑姐”没想到他这样叫,她感觉很受听,便夸了周平川。
  “吃饭吧。是你周姐买的,我不抢功。”
  郑丽在一张桌子上铺了张报纸,然后把给周平川买的饭摆上。
  其实也没什么东西,饭菜都在一个饭盆里。郑丽只是把饭盆拿过来,把盖子打开,一起放在了铺在桌子上的报纸上。
  周平川真饿了,端起来就吃。
  “哎,你也不看看就吃。”
  郑丽也在吃自己刚才吃了一半的饭。吃着吃着,她突然说。
  周平川不明白,抬起脸,诧异地看着郑丽。
  “这个懒家伙吃完没涮碗,你吃她的口水呢。你看,这边还有她的口红印呢。”
  郑丽拿勺子虚点着盆边的一处说。
  “哪儿?这呀。”
  周平川问。
  “这儿,就是这儿。”
  郑丽把手里的勺子倒了个个,用勺子把的一端点指着饭盆边上的某一处。
  周平川看了看,上边什么也没有。周平川明白了,郑丽又是在捣乱。唉,这么大人了,还这么淘气。
  周平川把饭盆调过来,把嘴放在郑丽点指的地方继续吃。
  “好呵,你跟周谢燕接吻。”
  郑丽坏笑着说。
  “滋”周平川亲了郑丽说有周谢燕口红的地方。
  “气死我了。不吃了。”
  郑丽说。
  “不吃给我,我还没吃饱呢。”
  周平川吃饭的速度真快,没几分钟,他就把手里饭盆吃干净了。
  “给你,看着,这有我的口红印儿。”
  郑丽边说、边指、边把饭盆递过去。
  周平川看了一眼,还真有一个口红印儿。
  周平川把郑丽的饭勺拿出来,放在一边,还用周谢燕的。
  “你停一下。你怎么不用我的勺子,你怎么不照刚才那个样子吃了?”
  郑丽发现了周平川换勺子,而且只是用勺一下一下盛起来吃。她不高兴了,拦住周平川,不让他吃了。
  “怎么啦?”
  周平川明知故问。
  “你只和你周姐亲嘴,不和我亲,不公平。”
  郑丽抗议道。
  “想亲嘴呀,来吧。”
  周平川放下手中的饭盆,拉开拥抱的架子,走上来。
  “别!”
  郑丽害怕,转身就跑。
  “知道你就会动嘴,外强中干。”
  周平川没去追郑丽,只是得意地一笑。
  拿起郑丽的饭盆,周平川继续吃起来。
  郑丽没想到这个小书生怎么一会儿没见,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她一时没招了,愣在门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去,涮碗去。”
  周平川吃完了,指着桌子上的两个空饭盆,命令道。
  “不涮,给你姐留着。”
  郑丽反抗道。
  “我姐给我买饭,就该你涮碗!”
  周平川理由充足,不容置疑地命令郑丽。
  “涮就涮,看我呆会不给你告诉状,你欺负我。”
  郑丽没招了,只得去涮碗。
  拿起两个饭盆,郑丽在屋里的水池里涮起来。


正文 第5章 你真想看呀?
  周平川起身往外走。
  “你干嘛去,你姐让你在这儿呆着。”
  见周平川要走,郑丽赶紧拦。
  “我不走,我去拿点儿东西。”
  周平川回到2室里拿了刚才看的书,又回来了。他在吃饭的桌子边坐下,看起书来。
  郑丽干活挺利落,很快就把饭盆涮完了。
  擦干净手,拉了把椅子,郑丽在周平川的对面,隔着桌子坐下来。
  托着腮,倚着桌子,郑丽呆呆地看着周平川。
  周平川也不理睬郑丽,只是看他的书。
  “平川,跟女孩子亲过嘴吗?”
  郑丽看了一会儿读书的周平川,没话找话地说。
  “干什么?”
  周平川警惕地从书上抬起头,问。
  “没事儿,问问。”
  郑丽赶紧坐直了身子。她怕周平川再过来。
  “没有。”
  周平川没有动作,又继续看书。
  “呵,刚才你是吓唬我。你这个坏小子,心眼还挺多。”
  郑丽发现自己真的上当了,愤怒地叫了起来。
  “不过,现在我到想和你试一试。”
  周平川放下书,站起身来。
  “来,你来。”
  虽然郑丽站起了身,但她嘴还挺硬。
  “你当我不敢?”
  说完,周平川猛虎扑食般果断地向郑丽冲去!
  “小弟弟,别过来!我信了,我真信了。”
  郑丽一边围着桌子跑,以便躲开周平川,一边连连告饶。
  “你不让我亲?”
  周平川站下了。
  “不让,不让。你不能亲我,我害怕。”
  郑丽一边保持着警惕,随时准备继续逃跑,一边慌张地说。
  “就再饶你一回,看你还敢不敢再闹。”
  周平川见郑丽害怕了,便停了下来,放她一马。
  “哎哟,可累死我了。”
  郑丽一屁股坐下来,手不停地拍着胸口,倒着气。
  周平川又拿起了书,看起来。
  “小弟弟,这么说,你没有交过女朋友。对不对?”
  倒过气,郑丽一脸坏笑地看着周平川说。
  “嗯?”
  周平川拉长声,瞪起眼。
  “别生气,别生气。好弟弟,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瞎猜。”
  郑丽摇着手,赶紧解释。
  周平川看了看郑丽,没说话,接着看书。
  “你没亲过嘴,肯定就没女朋友。”
  郑丽得意地晃着头,把她的理由说了出来。
  “算你聪明。”
  周平川看了一眼郑丽,夸了她一句。
  “当然,不比你聪明,怎么当你姐姐。”
  郑丽得意,很得意。
  周平川又没理她,仍是看书。
  见周平川还在看书,郑丽的胆子变大了:“没交过女朋友,没亲过嘴,就更没摸过女孩子的胸吧?”
  “你什么意思?”
  周平川看郑丽说得有点儿太过了,不高兴了。
  “别生气,我是想说,你连女人的胸都没摸过,怎么看乳腺病呵?”
  郑丽赶紧表白自己没有恶意,并一脸认真地说。
  “我主修乳腺病,别说摸了,我还用手术刀切掉过呢。”
  周平川一脸不屑地说。
  “真的,没看出来,我的小弟弟这么厉害?”
  郑丽傻了。
  “你以呢。要不要我给你检查一下呵?”
  周平川真事似地说。
  “不对!你看的都是有病的,你没看见过正常的,对不对?”
  郑丽不知道那根筋动了,突然反应出来了。
  周平川愣了。还真叫郑丽说着了,想一想,自己还真就没看见过正常的乳房。
  “你没看见过正常的,你怎么分辨哪个是正常的,哪个是不正常的?”
  郑丽不再开玩笑了,一本正经地问。
  “我都是从教科书上看图,对正常的乳房有个大概的了解。实习的时候,我看的乳腺病,是先有大夫筛选过,很容易就能确诊了。”
  周平川被拿到了短处,又变回了学生。
  “没事,知道哪种是有病的,照着来就是了。没事。”
  郑丽见周平川有点气短,不忍心,又鼓励他。
  “丽姐,你说的对。可是我也有这样的想法,看过有病的,应该再看一些正常的。只有把两者进行过比较,在看病的时候,才能更有把握。唉,可是我上哪儿看正常的去呀?”
  周平川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
  “你真想看呀?”
  郑丽问。
  “嗯。”
  周平川应了一声。


正文 第6章 给你摸摸正常女人
  “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郑丽忽然觉得有些过了,便无所谓地说。
  “当然有用。我想做个好大夫。”
  周平川认真地说。
  “听你这个意思,你想看正常的,还不是一个两个的吧?可,你上哪儿去看呀?”
  郑丽也替周平川发愁。
  “是呵,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周平川真的没有招儿。
  “有了,等到有单位找咱们体检的时候,不就行了吗?”
  郑丽高兴地说。
  “对呵。还是丽姐聪明。丽姐,咱们这儿什么时候有体检?”
  周平川不再郁闷,高兴地问。
  “快了,每天秋天都会有几批,放心,快了。”
  郑丽很有把握地说。
  “最好不要让我等太久。”
  周平川叹了口气说。
  “小弟弟,我给你解决了问题,你是不是应该回答我一个问题?”
  郑丽讲开了条件,提出要求。
  “你问吧。”
  一听说提问,周平川本能地又回到了学生的状态,等待郑丽提问。
  “你走在大街上,是不是经常看人家的胸呵?”
  郑丽老实了没一会儿,又要闹。
  “嗯,常看,职业病。”
  周平川没发现郑丽又在犯坏,认真地回答。
  “你给我说说,你都是怎么看的?”
  郑丽忍住笑,凑近周平川,小声地说。
  “这……”
  周平川脸红了。
  “哟,还是有处方权的大夫呢,怎么还跟学生似的害羞?这可是不行呵。”
  郑丽见周平川不好意思了,便真真假假地教育起来。
  “说就说。我一般多是从侧面看,看它的外型和随身体一起运动时的状态。正面一般看不出什么来,你知道,现在的乳罩都是硬的,它往前一撑,跟本看不出乳房的形状。有时候坐车,能从上往下看。但也是看不出什么,只能看它的皮肤颜色和饱满程度。”
  周平川让郑丽一激,一下便过了心理关,摆脱的羞怯,和盘托出。
  “看不真切,着急吗?”
  郑丽依旧是坏坏地问。
  “着急?着什么急?噢,其实看对我来说不是最重要的。”
  周平川没往歪处想。
  “哪什么是最重要的?”
  郑丽一听,还有?便赶紧追问。
  “摸。”
  周平川诚实地说。
  “摸?你还想摸?”
  郑丽差一点就笑出声来。
  “诊断乳腺病,摸是一个重要的手段,也是个技术活儿,有时候,正常和不正常,不是很好分辨。”
  周平川解释道。
  “你一个大小伙子,摸人家乳房,你不别扭?就不起坏心思?”
  周平川的一本正经,让郑丽闹不起来了。
  “丽姐,没有你们想的那种感觉。这么跟你说吧,见到死人,你们看见的是尸体,而医生马上想到的是致死原因,职业习惯让我们马上进行症状观察,找出死亡原因。我摸女性的乳房也是一样,首先摸里面有没有肿块,如果有,再摸是单侧有还是双侧都有。当然,我还要看一下外形以及肤色什么的。”
  只要一说到专业,周平川又变回成大夫了。
  “小周大夫,正常乳房和不正常乳房不是那么容易区分吧?要不怎么自己摸不出来呢?”
  受到周平川的传染,郑丽也不闹了,而是一本正经地问。
  “丽姐真聪明,一问就问到点儿上了。一般乳腺病,不到后期,外表看不出来。就是靠摸,没经验的人,也不好区别。”
  周平川笑着对郑丽说。
  “怎么呢?”
  郑丽没明白。
  “我们一般做初级检查,主要是摸乳房里有没有肿块,可是,你一但摸到有肿块,你也很难辨别是不是有问题,因为有的时候,这种肿块并不一定就是病症。”
  周平川无奈地说。
  “那就做CT。”
  郑丽无所谓地说。
  “你让人家去CT,要是没事儿呢?人家还不跟你急?”
  周平川笑了笑说。
  “哪怎么办呢?”
  郑丽又问。
  “只有先摸正常的,熟悉正常的以后,一比较,就出来了。可是我上哪儿摸正常的呀。”
  周平川很无奈。
  “小周大夫,你不是什么乳房都想摸吧?”
  郑丽很有见的地说。
  “对,我现在最想摸一下快到经期的乳房。书上说,快到经期的乳房也肿胀也有肿块,和患病的最不好区别。”
  周平川怅然地说。
  “呀,我就快来‘客人’了,这几天胀得厉害。”
  郑丽没过脑子,脱口而出。
  “真的?”
  周平川一下子兴奋起来。
  郑丽立即发现不对,脸一下就红了。
  “丽姐。”
  周平川期期艾艾地叫了一声。
  看着周平川渴望的双眼,郑丽红着脸,嘟囔般地小声说:“你真想看?”
  “嗯!”
  周平川边应,边使劲儿连续点头。
  “哪……”
  郑丽还是有些犹豫。
  “丽姐,我就轻轻地摸一摸,不痛。”
  周平川哄着郑丽。
  “哪,好吧。”
  郑丽羞答答地同意了。
  “谢谢丽姐。”
  周平川真诚地说。
  “好吧,为了让你当个好医生,姐姐为你献身了。”
  郑丽下了决心。
  郑丽开始解白大褂的扣子……


正文 第7章 很软很饱满
  周平川走过来,眼巴巴地等着。
  周平川真是个生手,他真的就没碰过女孩子,他拿郑丽的乳罩没有办法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郑丽的乳罩并不复杂,就是普通的在后边有挂钩的那种,可是,周平川却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打开!
  郑丽解开白大褂的扣子,可并没解开衣服扣子,她只同意周平川摸,并不让他看。
  周平川把一只手从郑丽的衣服底下伸进去,一下便摸到了乳罩,再往下摸,他摸不着门道了。
  一着急,想把郑丽的乳罩掀上去。可是,乳罩很紧,他没能掀上去。周平川无奈地说:“丽姐,这个,怎么弄开呀。”
  周平川把手从底下伸进来的时候,郑丽很紧张,身体都有些僵了。可见到周平川这笨笨的样子,她又忍不住地笑了。这一笑,使她完全放松下来了。
  “后边。”
  郑丽指点了周平川一下。
  周平川的手不愧是拿手术刀的手,这双手极其灵巧。郑丽指点完周平川后,忍不住“哧哧”地笑起来。可还没等她笑完,周平川就找到后边的挂钩。他把食指从挂钩的一边伸进去,用拇指配合地捏住,再用中指按住挂钩的另一边,然后三个指头一合,再一送,只一下,就把郑丽的乳罩给打开了。
  郑丽没想到,她的笑声还没断,乳罩就被打开。
  乳罩一被打开,郑丽的笑就被定住了。
  一般来说,要想打开挂钩,都得用两只手,所以郑丽还等着再看周平川瞎忙呢,没想到,他仅用一只手,一下子就给打开了。
  打开郑丽的乳罩,周平川并没猴急地马上进一步上摸,而是把手抽了出来。
  “丽姐,我可以摸了吗?”
  周平川静了一下心,重新请示。
  周平川单手解乳罩,而且解得那么利落,让郑丽很服气,她不再扭捏,而是郑重地点了一下头。
  周平川再次把手,从郑丽的衣服底下伸了进去,伸到了郑丽的胸前。
  一下,只摸了一下,周平川就把手抽了出来。
  准确地说,周平川只是碰了一下郑丽的乳房,就把手抽出来了。周平川没想到,郑丽的乳房是这样的。
  只这一下,郑丽就觉得像是触电一般,身体立即一挺,脸涮地一下就红了。
  周平川很紧张,刚才郑丽的一挺,他以为是郑丽不适应,所以赶紧抽出来。可就这一下触摸,周平川就发现郑丽的乳房和他以前见过的不一样!
  郑丽的乳房很丰满,像是一个球,又像是一个饱满的苹果。
  郑丽的乳房很大,软软的又很有弹性,摸上去,手感非常好。
  周平川细细地品了一下,然后又看着郑丽。
  周平川一看红着脸的郑丽,他又有了新的发现:先前看郑丽长得挺普通的,没觉得有什么,可现在,红着脸的郑丽,很娇艳,很让人动心。
  “丽姐,你现在真好看,我真想亲你一下。”
  周平川动情地说。
  “讨厌!”
  郑丽边躲着脸,娇羞地小声说。
  “就亲一下。”
  周平川边继续请求,边把自己的脸向郑丽的脸上凑。
  “讨厌!不让你摸了。”
  郑丽这时候两只手正分别揪着白大褂的两边,她边说边把两手往一起合,并往后一仰身。
  “不亲了,不亲了。”
  周平川怕郑丽真不让他摸了,便赶紧说。
  郑丽没有说话,但是,她重又把两只手打开。
  周平川把手再次伸进去。
  周平川摸得很认真。他先摸的是郑丽的左乳,沿着郑丽的乳根,周平川的手指轻轻地摸着边际,像是在测这个乳房的大小。是的,周平川一边摸一边在心里画着图。他一边摸,一边以郑丽的肋骨和胸骨为坐标,在心时标定位置。
  乳根的一圈摸完了,周平川稍调了一下位置,又继续摸圈。
  一圈一圈,周平川的手一点点地转圈向上。终于,周平川的手来到了郑丽的乳头。
  此时,郑丽的乳头正傲然挺立着。
  周平川摸到了郑丽的乳头,他用三个手指头轻轻地抚弄着,并好奇地捏了捏,试了一下郑丽乳头的硬度。周平川还发现,郑丽的乳头有将近他半节手指头肚长!
  周平川从来没见过,觉得很惊奇,不由得看了一眼郑丽。
  此时的郑丽,如同醉酒一般,脸已经红透了,双眼迷离。
  看着郑丽陶醉的样子,周平川不好意思打搅她,把想问的话咽了回去。
  周平川又把自己的手盖在了郑丽的乳房上,他想测一下它的大小。郑丽挺立的乳头顶着周平川的掌心,周平川觉得挺好玩,便用掌心轻压并且磨擦它。用掌心磨弄着郑丽的乳头,手指肚便自然地触摸着郑丽乳房的表面。
  这让郑丽受不了了,她不由得猛得一挺胸,同时下意识地哼了一声。
  周平川吓了一跳,赶紧把手抽了出来。
  “手!”
  郑丽急切地叫了一声。
  周平川赶紧又把手伸了进去。
  “两只。”
  郑丽更急切地又叫了一声。
  周平川赶紧转到郑丽的背后,把两只手都伸了进去。
  “快!刚才那样。”
  郑丽一边急切地说,一边用乳房找周平川的手。
  周平川赶紧用两只手同时分别盖在了郑丽的两个乳房上,并重复刚才的动作。
  “呀!”
  郑丽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并一挺胸。
  它要跑!周平川下意地合拢手指,用双手握紧郑丽的双乳,并把她往怀里抱。


正文 第8章 我给她检查身体呢
  “呵——”
  郑丽长吟了一声,身体再次打挺。
  周平川紧张地用力把郑丽抱在怀里。
  郑丽整个人僵硬,挺挺地依着周平川。
  周平川紧张地用力抱住她,一动也不敢动。
  郑丽的两个乳房在周平川的手里跳动,周平川紧紧地攥着它们。
  郑丽的乳房在周平川手里仍在跳。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郑丽的身体软了下来,疲乏地靠在周平川怀里喘息着。而周平川依旧僵立着,抱着郑丽。
  站累了,郑丽动了一下,换了一下脚,倒换了一下重心。
  周平川醒了,他的手下意识地又揉弄了一下攥着的双乳。可就是这一下,周平川职业的本能让他感觉不对!
  “丽姐。”
  周平川轻轻地叫了一声。
  “呆会,再呆会。”
  郑丽把自己在周平川的怀里边靠舒服,边喃喃地说。
  周平川只好不动了,双手依旧攥着郑丽丽的双乳,静静地呆着。
  心里有事儿,周平川呆不住。
  过了没几分钟,周平川用手攥了一下郑丽的双乳,并用胳膊碰了碰郑丽,之后轻声地叫:“丽姐,丽姐。”
  “哎,你个小鬼头,真长了一双鬼手,把姐姐快弄死了。”
  郑丽像是刚刚醒来,懒懒地轻声说。
  “丽姐,丽姐。”
  周平川又急急地叫。
  “别松手,再让我这样呆会,我……”
  郑丽还是不想动。
  “丽姐,你站好,我给你检查一下。”
  周平川等不下去了,他急慌慌地催促道。
  周平川抽出左手,扶着郑丽站好,用右手给郑丽检查。
  “你要干嘛——”
  郑丽不乐意,拖着腔,娇娇地说。
  “丽姐,站好。我要给你检查。”
  周平川边摆弄着郑丽,让她站好,边用手从下部捏住她的乳房,一点一点地往上推。
  “你们在干什么!”
  门打开了,一声断喝从门口传来。
  “你们,你们……”
  郑谢燕看着正在摸弄乳房的两个人,气得说不出话来。
  “姐,你回来啦。你把门关上。”
  周平川并没在意,只是回过头,礼貌性地招呼了周谢燕一下,他的心思全在郑丽的乳房上。
  郑丽却紧张地看着愤怒的周谢燕,下意识地用双手揪着白大褂两边,往一起合拢。
  看着这样的情景,周谢燕气得真要昏过去了,她随手撞上门,快步走过来,“啪”地在郑丽背上打了一巴掌!
  郑丽看着周谢燕挥起了巴掌,可是自己的乳房正被周平川捏着,她只能缩了一下脖子,低了一下头。
  周平川听到声音,同时感到了周谢燕拍打时的撞击,他抬起头:“姐,你干什么?”
  听到周平川话音里的不满,周谢燕气得再次挥起了手。
  郑丽没敢躲,只是再次缩颈藏头。
  “姐,你这是要干什么?”
  周平川抽出了手,把郑丽藏到了自己身后。
  “我要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呢!”
  周谢燕压着嗓子喊道。
  “丽姐的乳房不舒服,我给她检查呢。怎么啦?”
  周平川不高兴了,拉下了脸。
  “她不舒服,她这是……”
  周谢燕想说郑丽是犯骚,可是,对着周平川,她没能说出口。
  “姐,丽姐的乳房里可能长东西啦。”
  周平川知道周谢燕想说的一定不是好话,一着急便把实话说出来了。
  “真的?弟弟,你可别吓唬我。”
  郑丽顾不得害怕了,她一把把周平川拉转了身,面对自己。
  “丽姐,你别慌,你等会儿,我再给你检查一下。”
  周平川边安慰郑丽,边转过身,再次面对周谢燕。
  “姐,我要给丽姐再检查一下。”
  周平川对周谢燕说。
  “真的?”
  周谢燕依旧有些怀疑。
  “姐——”
  周平川用长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你查吧。”
  周谢燕见周平川不高兴了,便松口。
  “丽姐……”
  周平川转过身,面对郑丽,准备继续给她检查。
  “你别查了。别让你姐不高兴。”
  郑丽不高兴了,一屁股在就近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丽姐。”
  周平川又叫了一声。
  “别查了,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只要你姐高兴,我死了也没关系。”
  郑丽边说,边把脸转向了一边。
  “姐——”
  周平川把脸转向了周谢燕,救助地看着她。
  周谢燕的脸一红,走过来,站在了郑丽身边,用手轻轻地推了推她。
  郑丽扭了一下身,没理周谢燕。
  “还拿上劲了是不是?”
  周谢燕又用手推了推她。
  郑丽还是不理她,并用手背抹了一下眼睛。
  “川儿,来。”
  周谢燕猛地把郑丽架了起来。
  周平川快步上来,一边从另一边架住郑丽,一边果断地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握住她的乳房,继续刚才的检查。
  郑丽不配合,还在挣扎。


正文 第9章 姐,我摸了
  “川儿,她要是不老实,你手上就用点劲儿。”
  周谢燕一边尽力控制郑丽,一边指挥着周平川说。
  “哎哟!”
  周谢燕刚说完,她的手就被郑丽掐了一下。
  “好了,好了。”
  周平川抽出了自己的手,扶着郑丽坐下。
  “姐,你也坐下,帮我听着点儿。丽姐,别慌,我问你几个问题,你想好了再回答,呵。”
  周平川站在一边,对着她们说。
  “丽姐,平时你的乳房痛不痛?”
  周平川开始问。
  “有时候痛。”
  “频繁吗?”
  “还好,主要是来‘客人’前痛。”
  “说例假,什么‘客人’,我弟听不懂。”
  “就不说。”
  “好啦,好啦。丽姐,是例假期间痛不痛?”
  “前两天痛,越往后越轻。”
  “你的性生活规律吗?”
  “讨厌!”
  “丽姐,我也想问。”
  “问她。”
  “你自己的事儿,问我干什么。说!”
  “不规律。”
  “想那事儿的时候,痛不痛?”
  “弟弟,她捣乱,把她赶出去!”
  “丽姐,我姐问的对,你回答一下。”
  “痛。”
  “姐,我刚才检查发现,丽姐的乳房里像是有肿块,可是我又不敢确定是不是病症。丽姐要来例假,一般来例假乳腺也会肿。我没有摸过正常的,不敢确定。你看怎么办?”
  周平川对周谢燕说。
  “呆会儿上班,我找人给她再查一下。”
  周谢燕安慰他们说。
  “不行!姐,我刚才看这里医生写的病历了,他们用药用得很乱,我信不过她们。丽姐要是有病,我想给她治。”
  周平川不同意周谢燕方案。
  “我也只让弟弟治。”
  郑丽也表了态。
  “你确不了诊,怎么给她治?”
  周谢燕反问道。
  “只要我摸过正常的乳房,我就能判断出来。”
  周平川见周谢燕这么说,有点不高兴了。
  郑丽不说话了,只是拿眼睛看着周谢燕。周平川看见了,也领悟了,他也不再说话,看着周谢燕。
  “你们想干什么?”
  周谢燕有点慌。
  “你这么精,什么不明白。你要不想让小弟弟给我治病,你在那儿坐着。”
  郑丽不高兴地说。
  “你们别算计我,我不干。”
  周谢燕抵抗道。
  “那你白打我了?”
  郑丽站了起来。
  “你们,你们,我以为你们……”
  周谢燕的脸红了。
  “你以为我在勾引小弟弟吧?你说我不要紧,小弟弟可是你的弟弟,他第一天来,你就这么想人家,人家可是管你叫姐的。”
  郑丽抓着理了,她紧逼着周谢燕。
  “姐——”
  周平川拖着腔,叫了一声。
  “认识你,我真是倒大霉了。你们别动,我自己来。”
  说完,周谢燕站起身,解自己白大褂上的扣子。
  “你出去。”
  解开白大褂的衣扣,周谢燕对郑丽说。
  “我不出去。”
  郑丽不同意,她要看周谢燕怎么让她弟弟实习。
  “川儿,让她出去。”
  周谢燕改求周平川。
  “告诉你,喂过孩子的奶子叫狗奶子,不值钱。小弟弟不看。”
  郑丽牙尖嘴利地又跟了一句。
  “姐,别让丽姐出去了,我要比较。”
  周平川请求地说。
  “我上辈子欠你们的。”
  周谢燕只能认了。
  “丽姐,你别再说话了,我要摸了。”
  周平川说完,走到了周谢燕的背后。
  隔着衣服,周平川摸到周谢燕乳罩挂钩的两个边,用两只手分别捏住,一合,一送。周谢燕的乳罩被解开了。
  “小弟弟,你真棒!”
  看见周平川这么利落,郑丽不禁为他喝彩。
  “姐,我摸了。”
  解开周谢燕的乳罩,周平川转到她的侧边,在她耳边轻声说。
  周谢燕没出声,也没拒绝的意思。
  周平川伸出一只手,从周谢燕的衣服底下伸进去。
  周平川摸到了周谢燕的乳房。
  被周平川的手碰到了乳房,周谢燕就感觉到腿一软,人就向下溜去。
  周平川一把将周谢燕抱住:“姐,你靠着我。”
  周平川已经有经验了,他轻声在周谢燕耳边说。
  周谢燕就觉得心慌,站不住。她听见周平川的话,可她连点下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郑丽可看着乐了,她在边上“吃吃”地笑着。
  周平川觉得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便赶紧摸。
  周谢燕的乳房和郑丽的明显不同,下部略垂,如圆球,乳头上翘;软软的,像是一兜水。周平川稍稍用力一捏,就陷进去了,就能碰到里面的组织。
  周平川细细地摸了摸,周谢燕乳房内的组织结构,清晰可辨。
  “姐,你乳房的真好,就像教科书上写的,真清楚。”
  抽出手,周平川夸了一句。
  “别夸她,给我看病。”
  郑丽有点吃醋。
  “姐,你坐会儿。”
  周平川扶着软成一团的周谢燕,坐在临近的椅子上。
  郑丽的乳罩还没扣上,周平川一下就伸进去,捏住了她的乳房。
  “丽姐,是有问题。不过,你别怕,我一定给你治好。”
  周平川又一次检查过后,肯定地说。
  “弟弟,你什么时候给我治?”
  郑丽急切地问。
  “丽姐,等你的例假完了以后,我再给你检查一下,再做最后的决定。”
  周平川想了一下,说。
  “唉,真倒霉。行了,我先去上班了。怎么了,还没过来?”
  郑丽对周平川说完,看见周谢燕还软在那里,便过去问。
  “你上班去吧,我休息一下,就好。”
  周谢燕强打精神说。
  “知道咱弟弟的厉害了吧,他长了双魔手,带电。”
  郑丽小声地在周谢燕耳边说了一句,便得意地走了。
  走到门口,拉开门,郑丽又转回身来。
  周平川正跟着郑丽走,见她停下来,也站住了。
  “好弟弟,谢谢你。”
  郑丽凝视着周平川,轻声说。
  “丽姐,别有负担,放松点儿,相信我,我一定有办法。”
  周平川注视着郑丽,很认真地说。
  “嗯,姐信你。姐不怕。”
  郑丽用柔柔的眼光,看着周平川。
  “丽姐,我也谢谢你,你这么相信我。你是好姐姐。”
  周平川也动情地拉起郑丽的手,说。


正文 第10章 极美,更是诱人!
  “姐走了。”
  郑丽抽出手,轻轻地摸摸周平川的脸,转身走了。
  周平川跟上,要送郑丽。
  “回去吧,让人看见,会笑你。”
  郑丽体贴地轻声说。
  “嗯,你走吧。我看着你走。”
  楼道里并没有人,可是周平川还是听话,没再跟去。
  周平川站在乳腺门诊治疗室的门口,目送郑丽。
  郑丽边走边挥手,身体轻轻地扭动,自大褂随身体而动,看上去飘飘的。
  直到目送郑丽走下楼梯,周平川才回身进门。
  进了门,把门关好,周平川向周谢燕走过去。
  周谢燕弱弱地依坐在椅子上,眼神虚虚地看着房间的一面墙。她看上去像是很虚弱。
  周平川走到周谢燕身边,蹲下身,看着周谢燕叫了一声:“姐。”
  “嗯。”
  周谢燕回过神,把目光汇聚在周平川脸上。
  “姐,你不舒服?”
  周平川又叫了一声。
  “川儿,姐没事儿。”
  周谢燕一边轻声问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

都市激情
点击:2007-0702:29搞上黑色短裙台球妹
点击:807-1202:57空姐试验自己抗狼功夫反遭强奸
点击:2507-1403:25精神病院的美女护士
点击:907-1203:01泳池轮奸
点击:11604-0519:48小婷婷的爱1
点击:1807-1202:58K房包厢轮奸
点击:907-0502:41赤果果的落井下石
点击:1807-1001:52难忘第一次一夜情 美丽青春的17岁小妹
点击:10704-0201:44妈咪的短衬裤
点击:907-0601:48西餐厅的收银
点击:807-1304:24洗衣间的一场意外,让我操翻运动型美女
点击:3407-1202:58大叔好坏
点击:2607-0202:17忘不了的美妇
点击:1007-1303:05我把漂亮的干姐姐给干了
点击:1307-1304:25将国内顶级车模,操到潮吹
点击:1607-1304:27公共汽车上不穿内裤的美女
点击:1707-1202:58医院里的轮奸惨剧(长篇)
点击:1407-1202:58值夜班的女医生被临时工夜袭
点击:1307-1304:27四个制服美女整晚给我操
点击:1807-1203:01趁朋友姊夫不在奸了朋友大姐
点击:1607-1001:52年轻的寡妇和小小的我
点击:18602-1301:35甜儿好甜
点击:2607-1001:53淫荡的女儿与禽兽的父亲
点击:907-1304:23仙子般的小阿姨在新婚夜被我上了
点击:7604-0419:55美少女调教06
点击:3907-1304:28把清纯的曹敏莉干到欲仙欲死
点击:2407-0202:15走错房被大龟头夺去初夜
点击:2307-1202:5819岁淫妹被轮奸过程
点击:1807-1001:50答谢宴上弄老师
点击:1007-0502:38首长你好坏
乳科男医生,活色生香江西卫视版新,活色生香江西卫视腾讯,活色生香江西卫视下载,活色生香讲了什么,活色生香角色介绍
活色生香江西卫视版新-線上成人手機A片,大量本土素人情侶性愛自拍影片,活色生香江西卫视版新包含美女主播裸聊視訊偷拍側錄,夫妻做愛自慰直播視頻,手機流出偷情外遇影片,免費AV情色成人影片資源。
TOP反馈